当前位置:

OM工作坊 | 和栗由紀夫の专访

Time: 2016-02-04 14:25:28

《外滩画报》2011年07月07日 第445期

B=《外滩画报》

W=和栗由纪夫(Yukio Waguri)

 

B:舞踏的那些奇特的肢体语言到底是怎样被创造出来的?

 

W:土方巽从欧洲绘画中汲取了许多灵感。绘画都是平面的、静止的,但当要把它变成立体的时候,其实包含了很多动作。在土方先生的表演中,手有手的动作,脚有脚的动作,脸有脸的动作,每个动作里面都流淌着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时间附着在他的身体之上,形成了一个时间的共和国。其他舞蹈都是把舞者的身体当做一个统一体来做动作,把整个人和整个气氛表现得像一幅画一样美,而土方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分解了舞者的身体,观众在欣赏的时候对分解的每个部分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和想象。实际上,日本的传统舞踊已经和西方芭蕾不一样了,它的舞蹈表现不让观众重视舞者的身体,而是突出舞者身上的服装,身体哪怕只是一阵烟雾也没关系。

 

B:作为土方巽的弟子,是不是也有负担?如何从中开创自己的风格?

 

W:我和土方老师的性格爱好本来就不同,作品自然也会有所不同。但他是太伟大的一个人,我根本没有想要超越他的想法。老师去世时,我感觉就好像离开父母的孩子一样,只能靠自己创作新的东西。后来有五年时间没有表演,再次回到舞台的时候,需要重新去学习,冲破以前很多的窠臼,又不能模仿土方,别人一看就会知道,终于在一个很小的剧场做了第一次个人的公演。在这个过程中,另一位歌舞伎大师郡司正胜也给了我很多灵感。另外,我想做的是普及舞踏,让年轻人们了解它,因此成立了好善社,专门培养年轻的舞踏家。

 

B:大多数舞蹈都是青春饭,但舞踏似乎是年纪越大越能跳出灵魂,比如近百岁仍然登台的大野一雄。是这样吗?

 

W:年龄不是绝对的,不是年纪越大境界就越高,年纪大了力量会不如年轻人,有些表现只有年轻人才能表达,他们的信息量更多。在我的时代,舞踏比较讲究门派,进了土方的门派就一直跟他学,不同的门派竞争特别激烈。现在的年轻人精力更旺盛,参加不同老师的工作坊,可以融会贯通,和我不一样。

 

B:你和土方的表演中都常常出现阴柔的角色。性别对舞踏来说是否重要?

 

W:作品的创作是很自然的过程,那些动作就是一种表意。对我来说,舞蹈这种艺术就是******共体的,并没有性别。

 

B:舞踏和一般的舞蹈最大的区别在哪里?

 

W:从根源来讲,都是舞蹈,没什么区别。你可以说舞踏是舞蹈的一种类别,但到底在创作哪一类舞蹈是你自己有主动权来决定的一件事情。不是说在芭蕾练功房就跳的是芭蕾,在舞踏排练场跳的就是舞踏。舞者必须有责任感做出一些选择,你做出什么样的表现才能决定你做的是舞踏还是别的舞蹈形式。

 

B:为什么舞踏总是有一种黑暗的神秘的甚至危险的氛围?

 

W:舞踏最初的名字是叫暗黑舞踊。战后日本受美国文化的强烈影响,在舞蹈中追求力量是当时的潮流,因为在西方宗教中,人们总是向往光明而现世背负着黑暗的原罪。但我们东方不一样,比如佛教,比如当时的日本社会,到处充满光明,但反而就看不到光明了。如果想要真正抓出光明,首先要了解黑暗,所以当时土方巽追求的就是黑暗的艺术。

这和现代舞完全相反,现代舞追求光明,表现活生生的人,但人也有缺陷,社会也并不完美,所以舞踏的舞者就是把自己当做祭祀的牺牲品,通过表演把痛苦、黑暗的东西都转移到自己身上,让观众得到解脱和救赎。这就是最初的暗黑舞踊的想法。

 

B:这种黑暗将是舞踏永远的主题吗?

 

W:随着经济的发展、生活的富裕,日本社会当中黑暗的那部分不断地扩大,出现了很多描写犯罪的电影和小说,但现实比虚构更恐怖。那时的黑暗就不仅仅是一个艺术的主题,而是现实生活中的存在,有点像信仰基督教的西方社会,进入了黑暗当中而向往光明。恰逢当时舞踏也正在向海外发展,所以为了迎合海外观众的口味,它开始转向善的一方面。舞蹈本身是有治愈力,舞踏也是。舞踏演出的舞台像医院一样,弥补人们心中的创伤。

 

B:舞踏是否受到日本年轻人的欢迎?

 

W:上世纪八十年代,舞踏首先在英国、法国流行。好像每个世纪末的时候在西欧都会有一股东方潮,比如浮世绘,当时在日本只是用来做包装纸,但欧洲人觉得纸上的画太棒了,在那之后,日本人才把它当做艺术。这是一个逆输入的过程。舞踏也有这方面的因素,最开始在西方的人气比国内高,日本人看到以后才开始重视。

现在日本国内的舞踏形势比较严峻,只有最一流的人才会被社会承认,年轻人就不愿意学了。与其学舞踏,不如去学那些时尚、帅气、酷的现代舞。现在的日本社会也和当时不一样,当时的年轻人都很积极,想去海外闯一闯看一看,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只向内看,躲在家里玩游戏,当宅男宅女,对海外没有任何兴趣。

 

B:对于舞踏的未来,你感到乐观吗?

 

W:六十年代,西方文明与日本文化的剧烈碰撞是舞踏产生的原动力,舞踏这个词还是从中国传过去。当其他思想进入到舞踏的新的创作中,冲突更加剧烈,变化的速度也更快,表现也就更有力,这对舞踏的发展是很好的刺激。现在都说舞踏是日本的,但它不一定非要是日本的,它并不是一门传统艺术,形式也不是单一的。关键是当另外一种文化、思想和你的身体发生冲突的时候,你是去面对这种挑战,还是放弃它,这是个人的选择。

 

 

和栗由紀夫の行程安排

沙龙:2月19日14:00-17:00

工作坊:2月20日下午+21日下午

地点:福州OM瑜伽会所


 

和栗由紀夫の沙龙简介

 

《异色的进击:舞踏的前世今生》

和栗由纪夫

分享土方巽的创作历程及其艺术思想

略述舞踏在当代的发展概况

分享罕有而珍贵的舞踏影像

让观众直观了解舞踏艺术的魅力。

 
 
 
 
 
 

 

《舞?抑或踏?华文地区舞踏初探》

谢嘉豪

 以太剧场艺术总监

香港资深舞踏手

略述舞踏在华文地区发展概况

分享其长期观察所得的分析

 

 

和栗由紀夫の工作坊简介

 

 

- 介绍土方巽及舞踏历史

- 基本式练习:玛雅步式、木柱步式、公牛步式

- 身体意象练习

- 神经感官的动作开发

- 弗朗西斯.培根与舞踏人体意象

 

老師編導的作品:

<iframe allowfullscreen="" class="video_iframe" data-src="https://v.qq.com/iframe/player.html?vid=d01807w4w7m&width=671&height=503.25&auto=0" frameborder="0" height="503.25" scrolling="no" src="https://v.qq.com/iframe/preview.html?vid=d01807w4w7m&width=500&height=375&auto=0"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border-width: 0px; background-color: rgb(0, 0, 0); position: static; max-width: 100%; display: block; z-index: 1; overflow: hidden; width: 671px !important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 height: 503.25px !important;" width="671"></iframe>

和栗由紀夫の课程信息

 

 

 

课程费用沙龙(2月19日14:00-17:00)100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工作坊(2月20日下午+21日下)980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沙龙+工作坊 980元 2月6日前早鸟价 

课程地点:福州OM瑜伽会所

计划人数:20人

报名电话0591-87527566,0591-87643565

报名微信:鹭鹭 (shandy935382 )暗号:舞踏

付款方式:前台付款或微信给鹭鹭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协办单位:内释工作坊(微信:WIRC_xm)

 

公众订阅号:福州奥姆(OM)瑜伽会所

微信公众号ID:newab123

长按二维码关注我

 

 

 

 

 

会馆地址丨福州市鼓楼区西二环北路236号华侨新村49号OM瑜伽会所

联系电话丨 0591-87527566\87643565

 

 

 

客服一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二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群:17649912